<i id="jdpjz"></i>
    <noframes id="jdpjz">

      
      
      <noframes id="jdpjz"><address id="jdpjz"><nobr id="jdpjz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jdpjz">
      <noframes id="jdpjz">
      <span id="jdpjz"><th id="jdpjz"><progress id="jdpjz"></progress></th></span><noframes id="jdpjz"><address id="jdpjz"><listing id="jdpjz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jdpjz">

          注冊登錄

          歡迎來到金商網! 「設為首頁」「加入收藏」
          金商網首頁金商資訊行業#武漢疫情# 《囧媽》開啟電影院轉線上先例 以后電影院還是購物中心招商的首選嗎?
          更多 >新聞推薦
          更多 >百科推薦
          更多 >項目招商
          更多 >資料下載

          #武漢疫情# 《囧媽》開啟電影院轉線上先例 以后電影院還是購物中心招商的首選嗎?

          2020-01-25 11:56 贏商網

          核心提示:最早開始提檔,23日才宣布撤檔,24日就宣布將在頭條系APP免費獨播,《囧媽》這波操作驚呆了所有人。隨即而來的是一系列行業討論: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這么做到底值不值?以后這種新型的合作模式會不會成為常態?如果這種形式成為常態,將會對影院行業產生什么影響?

            電影《囧媽》劇照

            最早開始提檔,23日才宣布撤檔,24日就宣布將在頭條系APP免費獨播,《囧媽》這波操作驚呆了所有人。

            隨即而來的是一系列行業討論: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這么做到底值不值?以后這種新型的合作模式會不會成為常態?如果這種形式成為常態,將會對影院行業產生什么影響?

            觀眾最先做出反應。許多網友都贊嘆徐崢有魄力、會變通。在疫情蔓延,七部春節檔電影都撤檔的情況下,大膽創新首發網絡,宣傳效果驚人。在徐崢的微博下,滿滿的都是粉絲的“表白”。

            資本市場的反映也很迅速。消息公布后,歡喜傳媒股價直線拉升,目前漲幅超過43%,歡喜傳媒今天半天市值漲了將近18億港幣。

            有支持的,自然有反對聲音。無緣上映的影院則紛紛表示,此舉“落井下石”“壞了規矩”。本身此前帶頭提檔,就已經遭到了部分影院的反感,這次《囧媽》干脆放棄院線投奔流媒體,算是把院線和影城們得罪了個遍。

            上海、浙江、南京、徐州、蘇州等電影行業共計5萬多位從業人員公開發表《關于電影<囧媽>的網絡首播的聲明》,表示此次“《囧媽》行為”,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。并聲明要對接下來他們的電影“不配合”。

            今晚(24日)9點,上海聯合、幸福藍海等23家院線集體上書電影局,呼吁抵制并追回損失。更有甚者,有院線區域負責人告訴河豚君,“光映前廣告費和陣地宣傳費,全國影院至少就白花了6500萬!”

            據證券時報e公司訊,同為春節檔影片的《唐探3》主控公司萬達電影的總裁曾茂軍向記者表示《唐探3》會先登陸院線。“院線電影就要上院線,除非是網絡大電影。”

            雖然“《囧媽》行為”引發行業各環節從業人員的爭議,但無論如何這次在短視頻平臺首播的操作,都將成為影視行業一樁經典案例。某種程度上,這是片方在肺炎疫情突發,迫于回本壓力下的一次冒險嘗試,具有一定的特殊性,是多種偶然促成的結果。今后是否會成為常態,改寫視頻和電影行業格局,還有待觀察。

            昨天撤檔今天網上免費播,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各打了什么算盤?

            昨天剛剛宣布撤檔,今天就投奔了字節跳動,《囧媽》這一波操作確實讓人猝不及防,但問題來了,為什么不是其他六部影片,偏偏是《囧媽》呢?

            有圈內人士表示,從之前的排片來看《囧媽》在春節檔電影中并不是首選,且還身負保底協議,能否成功外界觀點不一。

            都說今年是“史上最強春節檔”,此言非虛。在春節檔原先準備上映的七部電影中,《唐人街探案3》預售一馬當先,穩居第一梯隊;《奪冠》被業內一致看好,被看作有可能逆襲的黑馬。而身上背著24億票房對賭的《囧媽》,則表現不及預期,預售票房位居第三。

            再加之受疫情影響,《囧媽》此前的路演口碑并沒有發酵起來,如此上映,實際票房恐難達到24億。或許正是出于對電影票房的擔憂,徐崢才在1月20日疫情新聞發酵當天宣布電影提檔至大年三十。

            隨著電影的撤檔,《囧媽》的投資方歡喜傳媒與橫店影業的保底協議該如何履行成了問題。但歡喜傳媒已于今晨發布公告,宣布由于電影撤檔,協議終止。

            歡喜傳媒與橫店影業就此是如何談判的,外界不得而知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與橫店影業終止合作,“賣身”頭條系,歡喜傳媒不虧。

            按照保底協議所述,影片上映前,保底發行方橫店影業將分期支付6億元給歡喜傳媒,對應票房24億元人民幣,當票房超過24億元時,歡喜傳媒子公司歡歡喜喜將和橫店影業按照35%和65%的比例進行分成。

            但隨著頭條系介入、保底協議終止,形勢發生了逆轉。據歡喜傳媒公告,此次字節跳動為《囧媽》的新媒體版權支付的費用為6.3億元。按照院線和片方的分成比例六四開計算,這大約相當于票房16億元。而放棄了春節檔的《囧媽》擇日再映能否達到16億票房,還是未知數。

            更重要的是,把《囧媽》賣給字節跳動,不需要等待電影下映后結算,回款夠快。對現金流普遍緊張的影視公司來說,這無疑是一種誘惑。

            此外,歡喜傳媒本身也有自己的流媒體平臺——歡喜首映。此前由歡喜傳媒出品的《瘋狂外星人》就在歡喜首映APP獨家首播。在歡喜傳媒的公告中,也寫明了第二階段字節跳動將和歡喜傳媒共建院線頻道,共同打造“首映”流媒體平臺。這次雙方合作《囧媽》,只是一個開始。

            既能迅速回本,又能與互聯網巨頭達成深度合作,還能贏得觀眾的好感和資本市場的看好,歡喜傳媒這波穩賺。

            對頭條系而言,免費播出,即意味著盈利大多依賴廣告。6.3億投資的拉新效果如何,尚不好說,但借此獲得的曝光度和觀眾好感卻是實打實的,尤其是在這個疫情蔓延的春節檔。更何況,字節跳動覬覦影視行業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            早在2018年8月,西瓜視頻就宣布投入40億元進軍自制綜藝領域。今年3月,字節跳動入股泰洋川禾,被外界視作進軍藝人經紀領域的一大步。據自媒體“深響”報道,字節跳動還聯合出品了春節檔另一影片《唐人街探案3》,旗下APP西瓜視頻還買下了《亮劍》等經典老劇的版權。

            因此,這次字節跳動與歡喜傳媒達成合作,也被外界視為短視頻平臺進軍長視頻領域的一大動作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春節來臨,字節跳動的老對手快手動作頻頻,不僅斥巨資與央視春晚達成合作,還高調宣布將為武漢災區捐出一億。外部競爭壓力的加劇,或許也為這次合作帶來了契機。

            線上免費觀看,普通觀眾的福音,影院經理卻很憤怒

            距離“《囧媽》行為”過去僅七個小時,遠在十八線的下沉觀眾通過網絡上大量的宣傳,已經關注到此消息。

            今天下午五點左右,河豚君的媽媽往家族群發了一張寫有“請全國人民免費看《囧媽》”的海報。“免費看。”她告知大家。

            一邊是大眾對這個新鮮操作的熱捧;另一方面,影院行業從業者們卻炸開了鍋,紛紛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發出對徐崢的譴責。

            甚至,浙江電影行業還發出一份長達兩頁多《關于電影<囧媽>的網絡首播的聲明》,稱“《囧媽》互聯網首播的行為是一種破壞行業基本規則的行為”,表示此次“《囧媽》行為”,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。

            并聲明:“首先希望歡喜傳媒停止電影《囧媽》互聯網首播的行為;如執意要播,以后歡喜傳媒及徐崢出品的電影作品在宣傳和排片時,各地電影行業將予以一定程度上的不配合。”

            緊接著,上海、南京、徐州、蘇州、無錫、南通、常州等電影行業從業人員追加署名進《聯合聲明》,涉及影院從業人員多達5萬多位從業人員的《聯合聲明》發出。

            “我覺得徐崢欠所有影院從業者一個道歉。”浙江金華一家影院的經理H先生氣憤地對河豚君說。

            按原來的計劃,H所在的影院會給到《囧媽》15%到20%的排片,在今年春節檔如此激烈的競爭中,這個排片算不錯了。

            然而四天前,徐崢率先在微博上宣布《囧媽》提檔至大年三十,引來不少影院從業者和發行的吐槽。原本可以在大年三十好好陪家人吃個年夜飯的他們不得不加班工作。

            H先生影院里的工作人員也只好取消回家的行程,留在影院工作。宣布提檔的后兩天,負責《囧媽》發行的貓眼還在繼續和H先生爭取更多的排片。

            第三天,隨著新型肺炎疫情的加重,春節檔所有影片宣布撤檔。《囧媽》成為春節檔一線影片中首個發布撤檔消息的影片。影院也因是相對封閉的人口密集場所,被官方要求暫停營業。“大部分影院上半年應該都會面臨虧損。”有影院經理感慨道。

            離撤檔消息公布不到一天,《囧媽》就被高調宣布將于大年初一在線上首播。讓之前選擇加班與《囧媽》同進退的影院方深深的感到被背叛。

            有的影院早在三個月前就開始在映前廣告環節播放《囧媽》的宣傳片,在影院大廳擺放囧媽的海報作為陣地宣傳,還向影院的粉絲群中轉發《囧媽》的預售和宣傳內容。

            而針對陣地宣傳(即電影院門口那塊區域),一個陣地1平方米每天的價格在100到500元不等。產生的費用一般都不是片方直接支付,而是用少量票款來置換的,影院只能從中獲取極少量不等價的回報,更多的還是為自己的排片電影做宣傳。

            一位院線區域負責人告訴小娛,如果真的要嚴格按刊例價算,全國10716家影院,起碼排了15天,按刊例最低的100元計算,則“起碼值1500萬,也就是說光這些推廣費,《囧媽》就欠我們影院6500萬。”

            之前《囧媽》屬于院線電影,影院方和片方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,相當于有隱形的契約關系,所以影院方在不要求等價回報的情況下為影片做宣傳,情有可原。

            現在《囧媽》成為了“超級大電影”,影院這些投入就相當于打了水漂,而且還會減少他們的收入。對于境況本不佳的他們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    “《囧媽》早先暗送秋波、然后爭風吃醋、最終移情別戀!電影囧、影院怒!始亂終棄說的就是這樣的!資本變現是本質屬性,哪管是什么渠道!線上是網絡管理司,線下是國家電影局,那么拿了電影上映許可證的電影到線上首映歸誰管?”有影院經理在朋友圈公開發出憤慨與質疑。

            如果這次《囧媽》在線上播放的數據讓視頻平臺和片方看到可能性,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影片選擇網絡平臺作為首映渠道。對于影院方來說是致命性的打擊,所以才會引起他們現在集體性的憤怒和“求生”。

            但《囧媽》現在的選擇,從第三方的立場看,又有它的合理之處。有一位行業觀察者分析道:“因為《囧媽》的預售與排片不如預期,所以才急于提檔回本,結果碰上疫情。我看過《奪冠》,挺不錯的,個人預估會是春節檔的黑馬,可能會有30億票房。如果《奪冠》放在今年暑假,那時候疫情應該已經控制住了,影片情緒與大眾情緒相符,也許還會有20億以上的表現。”

            確實《囧媽》會做此抉擇,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電影內容適合在網絡平臺中播放。春節檔的其他影片,如《唐探3》適合大銀幕、《奪冠》適合集體性觀影,都不太適合在線上播放。

            據證券時報e公司訊,《唐探3》的主控方萬達電影的曾茂軍也告訴記者,《唐探3》會先登陸院線。“院線電影就要上院線,除非是網絡大電影。”

            《囧媽》線上首映這個看似是創新的舉動,一經推出引發了如此大的行業震動。在國外,雖然好萊塢的盈利模式相對國內來說已經健康許多,但是視頻平臺依舊對好萊塢產生巨大威脅,關于“netflix撼動好萊塢地位”的談論經久不息。在國內傳統影視行業本身就面臨生存危機的情況下,這種做法是否激進,是否會成為日后常態,我們還需再看。

          有意轉載本站內容,請與金商網聯系。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,否則視為侵權。若經同意轉載,請注明文章來源和地址鏈接

          上一篇:#盤點2019# 蘇寧集團年終大賞21日舉行 蘇寧置業斬獲多項集團大獎

          下一篇:Burberry押注內地市場 恰逢新型冠狀病毒 能否逆市盈利?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韩在线